青未了|海岛追日

发布日期:2022-07-31 23:04    点击次数:149

文、图 | 林海

三年前退休后,我从头拾起良多小岁月的兴味与喜爱,尤为爱好赏玩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的壮美时分,也爱品尝“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”的意境,时常会拿起相机,与良多喜爱拍照的长岛人同样,成为一名追赶太阳的人。

去年金秋十月一个朝晨,寒露刚过。我脱离城东长园宾馆后面的湿地公园,走进粉黛乱子草打卡胜地。旭日和周边的亮目力景都成为了我镜头下的囊中之物。

蓝天白云,浩渺无垠,朵朵白云忽而像一团大朵棉花招展天空,忽而似一名老者行走天涯。太阳初起东山,尽兴绪染着粉黛草,随风激荡着粉紫色的诗意。

了望粉黛草,一马平地。石板小路和柳树林将其隔成片片粉紫色花海。蒲苇花花穗擎天而立,阳光里,银光四射,随风摇曳,像是在溺职尽责地拂去地面飞尘。

不远处的山前村围港码头引发我的兴味,我慢步前行。大约是因为曾治理过海上临蓐和出过近海钓鱼的理由,凡是到了码头边,我都要向泊在码头里的渔船望上几眼,好像要找回曾在大海中搏击风浪的威严,找回“有钱难买鱼抖钩”的钓鱼快感。

旭日下,几艘渔船身披霞光驶离港口,桅杆上的红旗猎猎作响,像是把红太阳挂在了桅杆上,披波折驶向近海。

码头上,一对中年男子在仰面修补渔网。霞光晖映下,渔网银光明灭,我走近那位头戴鸭舌帽的男人,跟他交谈起来。闲谈中,感应此人异常眼熟,他可以也听出我的声响,两人不谋而合直视着对方,尔后哈哈大笑起来。原来他初中时跟我上过学,我乐着问他:“王彬,听说你这几天梭子蟹打得不错呀。”

他笑了:“还行吧,教员。来日诰日整顿这些流网,操办下战书去大钦岛外海放小鲅鱼了。”

我一听出海打鱼,来了兴味。“那你跑这么远必然很辛苦了,鱼好打吧?”

他笑了笑,答到:“不辛苦,教员。轻细远点儿,今全国战书登程,要跑两三个点,赶潮流。晚上,撒下网,船随流走,在海上晃荡一宿,第二天天不亮,太阳还未露头,我们就满载鱼虾往回返了,趁奇怪劲儿能卖个好代价。”

我接着问:“王彬,你孩子多大了?”

他说:“教员,我儿子23了。他爱好从戎,前年参军去了。”说完,他弯腰放下刚修补好的渔网,又扯起另外一块破损的渔网补起来。

我说:“孩子都这么大了,你也五十多岁的人了,干活不要太拼命。”

王彬哈哈一笑:“不拼命干哪行啊!我们两口子两端有四位老人,儿子也快要说媳妇立室了,用钱之处良多。教员,我不抽烟,喝点小酒,也不爱打麻将。一想起出海打鱼挣钱,我就内心痒得慌。”

多么好的一个男子!我不愿再打扰他,摆摆手向他告别。回头望了他一眼,在学校油腻无奇的一名门生,转瞬间成为一名年过半百,溺职尽责的丈夫、父亲。阳光下,我感应王彬是那末伟岸高峻。

黄昏,依然蓝天白云,是追日的晴气象。太阳西下时,我朝太阳走去。

踏上南海沿大坝,只见人头攒动,男女老幼在一片片盛开的紫色鼠尾草两头驻足,拍照。良多人争相在“豹豹”(长岛祥瑞物海豹塑像)面前抢下珍贵镜头。几位年轻女人怕羞站在花丛边照像纪念,留下一串串轻声笑语。紫色鼠尾草在阳光晖映下是那样烂漫多彩,一个多么美好的紫色黄昏啊!

俄然想起,我来日诰日黄昏的次要目标是抢一幅“挽留”旭日的照片。大坝最西头新建的码头上,乐园村为了临蓐方便,装了一台安稳吊车。这几日我忽生奇想,假若在太阳入海前,抓住旭日与吊车接触的刹那,抢拍一幅旭日依依惜别,被吊车“挽留”的照片,这该是若何的一种意境。

我一溜小跑向太阳追去。

旭日好像一只大灯笼,待我赶到最好职位地方时,已经冉冉入海,余辉染红天涯海际,连淡水都是火红的一片,一群正在收拾海蛎子笼的人们,身上也被染成为了白色。

未抢拍到吊车“挽留”旭日的那一刻,难免难免心生一丝难得。好在海边美景刹那填满了我的胸腔,心情好了良多。很快,华灯初上,拦海大坝通海路一侧路灯未然亮起,对岸蓬莱已经灯烛辉煌。一轮下弦月张开笑颜挂在天上,撒下一片和顺,淡水泛着银奔忙,微微激荡。好一幅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的画面。

“哈哈哈”,码头上干活的人们散工了,一群头戴花围巾的主妇说笑着向我劈面走来,远了望去,像一簇簇盛开的海葵花。

这是一些给乐园村淡水养殖业余合作社分捡海蛎子的主妇。我跟走在后面的一名约摸五十岁出头的主妇边走边交谈起来。

我说: “听口音,你们不是外埠人。”

她笑着答:“俺们是泰安的。”

“哦,泰山脚下的。海蛎子怎么分呀?”

她说:“大的由老板找好价卖了。小的再装笼放海里延续养,到年底卖。”

我有些疑惑,“你们怎么跑这么远干活?这多辛苦啊。”

她说:“听说这里挣钱多。我也不愿来遭这个罪,但这是我该当干的。我男子上半年干瓦工从翘板上摔上去,把腰摔坏,干不了轻活了。女儿还在山大上大学,都需求钱。趁我还不算老,多挣点辛苦钱吧。”

“刘萍,你快点呀!”合作社来车接了,我赶忙催她快走。她告别了我,追赶后面的姐妹去了。

望着这位叫“刘萍”的女人和她搭档远去的身影,我陷入了深思。来日诰日黄昏虽未抢拍到“挽留”旭日照,但我晓畅追上并看到了人间最美最红的不落“太阳”。王彬、刘萍这些通俗的休息者,他们用勤恳的双手和坚忍的臂膀为家庭撑起一片蓝天,好像一轮“红太阳”永久卵翼着家人。而天底下又有几多这样一轮永久晖映并暖和着家人的“红太阳”呢。正因为有了无数这样的“红太阳”,才使我们的国家贫贱奔忙动,永久耸立在世界的东方!

壹点号海岛寻梦